当前位置: 党史研究

党史研究

浏览: 时间: 2017年11月06日 作者: 来源:

打印页面

马列主义在德惠县境内的传播及中共的活动

中国共产党在建立后不久,就在共产国际的支持下,开始对东北地区的工作。民国十年(1921年)冬,中共北方区委负责人兼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主任罗章龙到东北考察。同一时期还有共产党员马骏回到东北进行革命活动。

民国十二年(1923年)3月,受中共北京区执委会的指派,陈为人、李震瀛到达东北,宣传革命,培养进步青年,筹建党团组织。并且李震瀛还写出了报告《东三省实情的分析》,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对东北的民众、政治、经济、文化现象进行了深入地分析,指出了革命的力量、对象以及革命发展的趋势,同时也指出了存在的危机和落后地方。

此后,中共曾在长春建立通讯站,还有许多共产党人在吉林省内活动。在中共的领导下,民国十四年(1925年)5月,在长春、吉林等地区爆发大规模的以学生为主体的运动,声援五卅反帝爱国运动。民国十五年(1926年)9月,中共长春支部在长春诞生,这是中国共产党在吉林省建立的第一个支部。

第一次“国共合作”建立之后,共产党人加入到国民党内。当时在东北地区由于奉系军阀的反动统治,国民党也只能秘密进行活动,宣传新三民主义,发展国民党员。民国十五年(1926年)10月,在“国共合作”的旗帜下,长春的国共两党党员30余人,成立了国民党长春市临时党部。民国十六年(1927年)2月,国民党吉林省党部成立。国民党吉林省党部的主要任务是宣传国民革命,宣传北阀,号召民众起来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建军阀,扫除封建势力,推翻日本帝国主义和奉系军阀在东北的反动统治。

国共两党的活动引起了奉系军阀的注意,东北反动当局四出大张黑网,搜捕“赤化党”。当时的奉系军阀把国民党、共产党以及其它一切反对他们的邪恶统治的进步人士,都归入“赤化党”,歇力剿灭。

奉系头子张作霖,本系土匪出身,蛮横粗鲁残暴是其本性。在民国十六年(1927年)1月13日,这位“张大帅”关于“赤化党”有过一次“演说”:你们工人有甚么事,可以跟厂子头商量商量。你们来不来就罢工,罢工就是赤化呀!妈拉巴的净瞎胡闹!要是闹到厂子关门,你们上那里吃饭去呢?真浑蛋!再说你们学生不知好好的读书,将来好升官发财,净知道瞎捣乱,瞎闹哄,入赤化党咧,闹学潮咧,还不如从前有科举好呢。自从有了妈拉巴子的洋学堂,闹得你们昏天黑地了!还有你们女学生,也不知道害臊,妈拉巴的净上男子群里跑,也学的会赤化了。我看女学生要是赞成赤化,还不如当娼妓倒好呢!国民党就是赤化党,又共产又共妻,你们谁的老婆愿意叫他们共,你们谁就去加入!

民国十四年(1925年)到十五年(1926年)春,广东国民政府先后消灭了广东省和广东政权内部的反革命军阀势力,统一了军权财权,成立了国民革命军七个军,实现了两广的统一。民国十五年(1926年)6月5日国民党中央通过出师北伐案,任命蒋介石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7月9日,国民革命军在广州誓师,北伐战争正式开始。北伐军一路势如破竹,胜利进军,不到10个月,就消灭了北洋军阀吴佩孚、孙传芳的主力部队,从广州打到武汉、南京和上海,把革命从珠江流域一起推进到长河流域,席卷了半个中国,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在中国的统治。此时中国北方仍然处在奉系军阀的反动统治之下。民国十六年(1927年)6月,张作霖在北京组织“安国军政府”,自任大元帅,再次通电“讨赤”。

德惠县对“赤化”也是“严加防范”,这实际也反映了当时马列主义思想和共产党的活动已波及到德惠县。民国十六年(1927年)3月27日,县长马仲援向县内保卫团发出训令,内称东省铁路护路军总司令部电报通告,已得到情报,苏俄政府因上海同盟罢工,于二月下旬由莫斯科国家保安部派出重要赤化宣传员十五名,潜赴东省铁路沿线各站,鼓吹铁路职工与上海罢工党连络。如上海罢工期间延长,铁路职工亦实行罢工。训令要求保卫团“严密侦防”。

4月19日,马仲援又为在县内分发《赤祸痛史》而发出训令。训令首先大骂“赤祸”:赤祸猖獗,邪说惑众。阳倡三民主义,阴肆共产奸谋。祸国殃民,从古未有。毒熖所至,甚于洪水猛兽。按共产邪说,创于犹太遗族,用以颠覆俄国,报复世仇。掌握俄国政权,实行暴民专制。杀戮劫夺,毫无人道。强施共产,久而无效。人民不复信从党治,因而失败。乃改变方针,废止共产,更行共和政体。移其毒计祸我中华。粤东民党得彼接济,甘作虎伥。倚恃外力掀起内讧,播扬赤化,酿成浩劫。诱引青年学子,以为宣传之工具。胁迫劳工(人),供其策略之牺牲。破坏社会,援害安宁。巧言共产,行同强盗。富者荡产,贫者失业。惟有□迫饥寒,遑云劳工神圣。迨至觉悟,悔已无及。盖由事前未知真像,误入迷途□□。共产果为善政,苏俄本国何以不行之到底。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接着,该训令又说:兹为保卫军民身家,维持公共幸福计,特将《湖北赤祸痛史》刊印颁发,俾军民人等了然于赤党真像,以免被其欺蒙诱入陷井。庶几人人觉悟,不复盲从,非特国家之福,抑亦人民之幸也……还要求:(把)《赤祸痛史》……广为传播,用于警戒而保治安。

民国十六年(1927年)4月,蒋介石发动政变,在南京另立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和中央军事委员会。4月18日,成立了与武汉国民政府相对立的南京“国民政府”。随即进行所谓“清党”,通缉著名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彻底背叛了革命。这之后,蒋介石“统一全国”的意图更加强烈,对东北地区的注意力进一步加强。中华民国十六年(1927年)6月25日,德惠县长马仲援的一道训令中称接到上级密电通告:党魁蒋介石密派胡儒诩为吉黑招抚使,方梦超为奉天招抚使,现已潜来东省,秘密活动。训令要求“严加侦防,以免意外”。

7月15日,以汪精卫为首的武汉国民政府开会决定“分共”,此即“七•一五”反革命政变。第一次国共合作告终。

在蒋介石背叛革命的同时,北方的奉系军阀也大肆搜捕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民国十六年(1927年)4月28日,奉系军阀在北京屠杀了李大钊等20名革命者,使中共北方区委遭到严重破坏。4月17日,在哈尔滨的中共北满地委也遭到破坏,中共北满地委代理书记、组织部长高洪光等10余名共产党员及国民党左派张冲等3人被吉林反动当局逮捕。

5月18日、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东北工作会议,研究东北地区的形势和如何加强党对东北革命斗争的领导。会议决定成立中共满洲省委。8月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即“八七会议”)。会议总结了大革命失败的教训,确定了实行土地革命的武装起义的方针,为正处于严重危机的中国共产党指明了继续斗争的方向,中国革命从此转入土地革命战争时期。

“八七会议”后,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北方局,主要负责领导顺直(北京及河北)、山东、满洲、山西、内蒙等地党组织。10月,中共中央北方局派陈为人到东北,传达“八七会议”精神并主持建立中共满洲省委的工作。

10月24日,在哈尔滨召开了东北地区党的活动分子会议,选举成立了中共满洲省临时委员会(1928年9月召开东北地区第三次党员代表大会时改为中共满洲省委员会)。中共满洲省委领导东北人民,进入了革命斗争的一个新的时期。

中共满洲省委成立后,具体分析了东北地区的社会政治、经济状况,对满洲革命的性质和任务作了明确的阐述。指出:满洲与苏联、外蒙及朝鲜毗邻,“所以东三省工农群众一切革命性的行动,在事实上都要与这些国家及其人民发生关系”。“满洲将来的革命暴动与革命战争,主要的是对日本的革命暴动与革命战争”。“整个满洲的革命工作,必定是领导中国农民联络朝鲜农民与三十余万产业工人并无数的手工工人,反抗地方军阀与日本资产阶级的斗争。在这斗争中,如果只有工人的孤立行动,或是农民的孤立行动,都是很危险与没有最后胜利保障的,同时如果疏略国际上工作之合作,亦是很危险与没有最后胜利保障的。”

这一时期的历史资料表明,德惠当局对中共的活动特别是各类中共宣传品传播的防范几乎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民国十七年(1928年)5月17日,德惠县知事马仲援发布训令,称黑龙江督办公署秘电通报,在绥化发现由邮局投递而来的《新东北报》,“报中词句诟骂东北,鼓吹作乱,纯系党徒赤化□□造谣”,要求县内对《新东北报》严予查禁。7月13日,又下达训令,转达吉林省长公署的训令“近来时事纷纭,政局未定,奸人乱党惯採谣传……嗣后无论何人,不得造谣生事。倘再不知悔改,信口雌黄,不问□□,即将该造谣人立时拘拿送交就近法厅依法惩办,以遏乱萌而杜隐患……”9月6日,发布训令,转达吉林省长公署训令“……据报由满洲里来共产党三十余名,于二十天前在三岔河下车十余名与□□任隆魁连络,勾结当地匪。经任隆魁与彼等介绍在陶赖昭开报馆之陈某,又介绍匪首草上飞。该党员张齐天曾去匪面一次,阴谋炸毁老少沟铁桥,使我军队不能连络。俟焚□炸弹,到时即行举事。还与草上飞大洋千元,任隆魁数百元……电张家湾齐团长密赴该处严密访拿,并饬护守□桥特别注意,随时电报……查赤党勾结悍匪,图谋不轨,亟诮严缉究惩,以遏乱萌……”9月25日,马仲援发布训令,称吉林全省保卫团管理处电报通告“赤俄派遣党员潜入内地从事宣传,亟应严密查禁……并于军队学生方面尤应特别注意……”

而同一时期,也有中国共产党在德惠县境内的活动,这其中的代表人物是张义堂。张义堂,字瑞林1902年出生于山东省阳谷县北田庄村,张的父亲在县城开了个小杂货铺维持生计。幼年时,张义堂曾经在私塾学堂里念过书,聪慧好学。民国十一年(1922年)他到青岛,参加了冯玉祥的军队,一年后被提升为连长,不久张义堂离开了部队。这之后他随同乡亲们闯关东,到大连谋生,在日本人开办的印刷所里干学徒工。由于张义堂有一定的文化,又很能吃苦,很快就掌握了印刷技术。

但是,这个所工人的工资很低,尽管起早贪黑每天工作达十几个小时,每月所挣的钱还不够填饱自己的肚子,就就更别说要挣钱寄回家了。张义堂自己切身感受到了外国殖民者的剥削和压迫,逐渐产生了反抗情绪。一天,他联合了几个所里不甘忍受欺侮的青年工人,捣毁了老板的印刷机器。警察因此逮捕了他们。

为了营救其他被捕的工人,他把事情都揽到自己的头上,承认是自己领头干的,与别人无关。其他工人因而获释,他却被关在狱中。后经同乡托人送礼,才将他保释。从此,民族仇恨的种子深深地埋在他的心中。

民国十七年(1928年)4月,张义堂为谋生来到德惠县,投靠在妻姐家。当时,他的岳母也住在这里。因张义堂当过兵,所心岳母的干儿子介绍他到设在张家湾的东省特别区警务处第二区警察总署当警士。在这期间,他结识了中共满洲省委的地下党员吕清潭。

在吕清潭的帮助和教育下,张义堂于民国十八年(1929年)春天秘密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张义堂聪明好学,口齿伶俐,因当过兵又身有武功,所以很快就成为一名出类拔萃的警士,受到上峰的重视。当年的5月,他被提升为东省特别区第二区警察总署所属陶赖昭派驻所巡长。

张义堂在陶赖昭利用合法的身分积极开展党的地下革命活动,并着手筹建中共陶赖昭特支。他深入铁路、邮政部门了解工作劳动、生活和思想情况,向工人进行宣传教育,灌输革命思想,启发工人的斗争觉悟。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3月,经中共满洲省委批准,成立了中共陶赖昭别支部,张义堂任书记。

特支建立后,组织发展工作迅速展开。到伪满康德元年(1934年),陶赖昭特支发展党员19名,还培养了30多名积极分子。后张义堂受党的委派到大连工作。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4月又任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同年6月,由于叛徒出卖,他被日本宪兵逮捕。敌人施尽淫威,但丝毫没有动摇他的革命理想和崇高信念。10月,张义堂被日本法西斯杀害于哈尔滨,牺牲时年仅34岁。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